江怜要乖.

全职√魔道√盗笔√
晓薛晓可逆不拆
超爱叶周
没有cp洁癖

占tag抱歉

对,我不仅不更文还想起了另一个梗。
大概就是道长阴差阳错的回到了过去,用第三视角看着洋洋长大,看他被欺辱,看他断指,看他颤抖着杀了第一个人,看他修复阴虎符,看他多年的隐藏身份在自己身旁,看他在自己身死后的迷茫,看他十二年的伪装自己,看着一切的一切。
(其实还想要第一视角让道长看清洋洋心中所想,感受洋洋的痛,然而笔力不足。)

刻磨:我不听我不听,你明明说你最爱我了,你现在还拿臭蝎蛇丢我嘤嘤嘤

【晓薛】喂,老子看上你了15

45.
微博上炸开了锅,闹了好几天,而两位主角十天后出现在了同一个直播间。
而不过十分钟,直播间的人数已经破万了,连魏无羡和金光瑶那些人也都进了直播间看热闹。
“哎你们今天这么捧场是撞了什么邪了。”薛洋打出一记暴击,好笑说道。
“啧,你们微博闹那么大动静,当然得来盘问盘问咯”魏无羡道。
薛洋道:“不就谈个爱吗,哪那么大惊小怪。”
“那就是的吧?”金光瑶接话道。
“你那叫谈个爱?老铁都不知道双击666还是扎心了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“啧啧啧,你们那么激动干嘛,我解释累了,让你们道长解释去。”薛洋咬一口苹果,又是一个暴击打向boss。
晓星尘顺手也是两招boss就红血了,虞薛洋一起结束了游戏,轻声道:“阿洋的事情已经解释的差不多了,看到有人问我和阿灿的事,我应该算是个渣男,的确浪费了她的感情,但我与她没有发生过关系,请你们不要误会她。”
薛洋倒也安静的听完,道:“还有,关于我打架这事,一老子没打过女的,二老子不打无辜的人。”
“关于其他的,我也不想多说了。”
“最后,我决定退圈。”
46.
退圈,两个简简单单的字,却是放下了许多包袱。
薛洋说,他累了,不想每天被别人关注着了。
他说,他不是一个多完美的人,他不值得那么多人的喜欢。
他说,他也是第一次做人,他做的不好他也没办法。
他说,晓星尘,你抱抱我呀。
晓星尘就轻轻揽着他,怀里的少年不在说话,就那么窝在他的怀中,轻声说,晓星尘,我想退圈。
好,晓星尘说,退圈吧,回学校读书,好不好。
薛洋抬起头来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也不反对,就看一会晓星尘,又把头埋他怀中,轻轻说,好。
47.
降灾退圈了,有人嘲讽,有人祝福,有人不舍,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薛洋再也不是降灾,网上的任何话,任何事,都与他无关。
逃避也好,放下也好,他的身边有晓星尘。
这就足够了。




道歉:
因为最近看小说看电视剧打游戏...最后学习什么的,更文特别特别慢,真的特别特别抱歉。
然后今天这个也比较短小,真的特别抱歉。
而且..以后可能也是就闲下来才会更。
可以说是特别不负责任了。
真的..特别抱歉
然后
如果有小姐姐愿意没事跟我唠嗑可以加我QQ:3125583148
晚安啦mua

emmmmmmmmm,我怎么莫名其妙就200粉了,我都多久没更新了,万年坑啊我。。。

这生不如死,充满黑暗的十年与十二年,你们经历了什么,你们是靠什么渡过的

可以说是非常喜欢这句“别离开”了
接下来的真是哈哈哈..太刺激了哈哈哈..哈哈哈哈
非常开心的吃下这口糖然后等着明天的刀
然后你们想想再黑水,现在和风师娘娘共处一室,神智不清,会不会冲上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
一大堆花怜双玄车正开往lof

关于真·地师

我现在越想越心疼地师啊。
真·地师·明仪
他一辈子,修桥、修路、开山、筑房,还没来得及飞升,就被贺玄抓去囚禁,日复一日的待在黑暗的牢房里,被逼问经历、技艺、法宝的使用方式。
几百年,这样的日子,他在想什么。
我不知道贺玄是否真做好了一个地师,但能在中秋宴上斗灯排名第九,444盏灯,想来也不会差。
可这,本来都是属于明仪的呀。
死后又听着其他神官,对着害了他性命的人喊着他的名号“地师大人”
太难受了。
我没救了,喜欢风师,水师,贺玄,还喜欢地师,心塞塞

心塞塞

公无渡河,公竟渡河!堕河而死,将奈公何!

【师无渡】我命由我

我乃师无渡,生于富贵商贾之家,可我的弟弟,不过刚出生,就有人言命格虽好,却一言难尽,为何就被诅咒道不得善始,不得善终?
我不服。
师家败落,我上山修行,他被发现了,满脸是血的他瑟瑟发抖,我抱起他,他不过十多岁,凭什么,凭什么受这些苦?
我更加拼命的修习,若是这人间没法,那便飞升吧,天庭,天庭一定有办法,我的弟弟,这一生,一定要平平安安,喜乐无忧。
我的努力没有白费,我飞升了。
我立刻把青玄提到中天庭,猛砸天材地宝,没过几年,师青玄也顺利飞升。
他也这么以为,他笑,他说,哥,你好厉害。
我也笑,我说,我可是你哥。
可除了灵文,没有人知道我做的事。
我翻阅了各种古籍,最后在一本禁书里找到了那两个字。
换命。
换命,是了,他的命若是一言难尽,若是不得善终,那我拿别人极好的命换了便是,只要他活着,他开心,无论什么事,我都可以做。
灵文说,你是不是疯了,这要是被发现了,可不止被贬那么简单。
我轻笑,我说,他若能安好,我就是魂飞魄散也毫无怨言。
灵文不置可否,师无渡,你若是如此坚持,那你就要想好后果。
她给了我一份卷轴。
贺玄,名字带玄,生辰八字与师青玄完全相同,父母尚在,有一幼妹,一未婚妻,还有飞升潜质,即将渡劫。
多好的命格啊,卷轴已经被抓皱了,这样的命格,青玄值得。
而那位贺生,我很抱歉。为了我的弟弟,所有人的命,都一文不值,包括我自己。
白话真仙果真缠上了那位贺生,他厄运连连,备受打压,而青玄却越来越有飞升的潜质,我知道,我成功了。
寒露前夜,青玄在倾酒台飞升。
寒露前夜,贺玄在博古镇力竭身亡。
我意识到了不对,被白话缠上的人,谁不是自杀,为何贺玄,却偏与他人不同?
无所谓了,贺玄已死,青玄飞升,这件事,再也不会有人知道。
可我错了,谁知道贺玄会有如此坚定的心,会有如此大的恨意呢,竟是成了三绝之一的黑水玄鬼啊,贺玄,玄鬼,我早该想到的。
我夺了他的命格,他便夺了地师的命格,原来花城上天庭的卧底便是君吾派出去调查卧底的地师,青玄最要好的朋友,明仪。
我看着青玄被绑在那一堆疯子之间,那么好的他,怎能受如此恶心的苦?
贺玄说,磕头。
我磕,我对不起你贺玄,对不起你的双亲,对不起你的幼妹,对不起你的未婚妻。
这事是我做的,我来承担。
青玄你别发抖啊,别害怕,我这么能让你与那些疯子互换命格呢,你一定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。
杀了我吧,杀了我,你依旧是五师之一,裴茗会照顾好你,你不要为我伤心啊,你为什么下不了手呢,你怎么这么傻呢。
既然这样,无论怎样你都会痛苦的话,青玄,我不愿你苟活,若是就此离去,来世作对平凡兄弟,你依旧无忧。
贺玄,你就算把我们作践成这样,那又怎样,我们兄弟做了几百年的神官,而你早已家破人亡,你不过一个靠着恨意活着的木偶人罢了。
“你,分毫没有悔过之心。”
对,我没有,我只要他安好,我只要能看到他的笑脸,他是我唯一的弟弟,他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。
你贺玄,你贺玄算什么,我师无渡对不起你,我对你有愧,可那又怎样。
我不悔。
“我今天得到的一切,都是我自己争来的。没有的东西,我要争; 没有的命,我就自已改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我命由我,不由天。
一起离去吧,无论是下地狱还是入轮回,我在下面等你。
你怎么哭了呢,我最珍惜的,就是你那无忧的笑脸啊。

不得善始
不得善终
风水轮回
因果报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个关于水师的自述,今天是在太多感受了,写的也乱七八糟,我喜欢水师,风师,还喜欢贺玄,当然,我不知道他是贺玄还是明仪。明天看看更新吧,如果有想法在写关于风师和贺玄相关吧,然后就不加所有关于贺玄的tag了。
晚安

不得善始
不得善终
你认得的那个人,根本不是他。
你最好的朋友,全程到尾不过一具白骨。